你不覺得哪裡怪怪的嗎?

駱彥蓁

2020

雕塑陶土、釉藥、環氧樹脂

從我的角度看來一切都合乎常理,但好像哪裡怪怪的,說不上來。

 

「知覺填補」也就是「腦補」說的是,人類經由過去經驗對事物做出的主觀推斷,生活中的一切行為都是經驗累積的呈現,於是在錯看世界中逐漸成長。當人們對周遭人事物不再隨時保持戒心,不再隨時懷疑自己的時候,很容易會產生理所當然的假設與預期。

 

大腦像一台精準的機率計算機,從出生就開始根據外部輸入的資訊質(五官知覺)與內在的過去經驗值(個人經驗),不斷的對現實世界做出最佳機率推斷,進行對外部現實的內部模擬,並計算出可能性最大的有利方案,隨著時間與經驗累積,越來越準確。

 

但總有些情況是機器或人腦都想不到的,這時候就靠你的懷疑了。

單向人際關係

駱彥蓁

2019

雕塑陶土、釉藥、壓克力板、麻繩、單向透視鏡面隔熱紙、環氧樹脂

以生物本能的角度來說,當訊息不足的時候,我們會很直覺的用腦袋裡已經存有的內容去完整那件事,賦予它意義使他合理化,這導致我們時常在不了解事情全貌時錯判情勢或過度解釋,導致很多不必要的誤會與情緒起伏。

 

我認為不管是身邊的人,或是我自己,從以前到現在都還卡關在這裡,說的比較文青叫做單向人際關係,講比較直白就是自我中心。

 

但所說的自我中心並不是指像「自私自利」一樣的負面用詞,而是像拔河一樣,當我們被卡在一些你必須用力抓緊,而你也一時放不開的事情上 (例如每天面對生活瑣事,或是生活中一直重複出現的問題),我們有時候會忘記還有「別人客觀的實際狀態」這個條件在,或是忘記我們還有「去查證」這個方法,於是就無意識的擅自替別人下了定論,認為對方就是如你認為的那一般,並以這個結論去行動,這樣的行為看似在做人際互動,但實際上卻只是片面分析後的單向付出而已,而對方也從不明白你行動的用意,或是根本沒有接收到你的心意,導致距離更加疏遠。

怎麼可能

駱彥蓁

2019

雕塑陶土、釉藥 

「來,都要摸到腳尖喔!」

「老師我摸不到啦 (大叫)」

 

像日常生活一樣 

為了達到普世標準 

雖然不知道這個標準是誰定義的

或是盡頭到底在哪 

但是為了變得更好大家都在努力 

就算一開始總是覺得做不到

過程又很辛苦

但你又不知道中間那段距離

是不是你想像出來的而已

而且最後終究會得到些什麼的

不是嗎

© 2020|Department of Visual Arts, University of Taipei|The 109th Graduation Exhibition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